招生热线: 0319-2282625(南校区) 0319-2298203(北校区)
儿时的记忆
作者:和金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3-20

 

                                                   

近期在读余秋雨先生的书,一篇《乡关何处》勾起了儿时的记忆。余先生说:在一般意义上,家是一种生活,在深刻意义上,家是一种思念。只有远行者才有对家的殷切思念,因此只有远行者才有深刻意义上的家。我的老家离我现在的住地并不算远,只有不到一百公里的路程,可是我却觉得离开她已经很久很久了。

老家所在的村子,在华北平原再普通不过。相传,明成祖时期一个姓黄的官员见此地地质肥沃,水田较多,适合种田养马,于是安营下寨,设立了三个兵营,演化为如今相邻的三个村落黄官营、大营、小营店。大概是在我十三四岁的时候,因为父亲在城里工作,办了“农转非”,我才不得不到城里上学。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儿时的记忆几乎全部集中在这个平凡的小村庄里了。

(一)

印象最深的当然是那个生我养我的院子。当时,爷爷健在,奶奶也还身体矫健,叔叔未娶,小姑未嫁,家里很是热闹。父亲在城里上班,只是逢年过节和麦收那些天才回来,所以我的童年里更多的是我叔叔和小姑,他们比我大不了多少岁,是他们伴着我不断成长,是他们见证了我的小学时代。

印象里,最初院子东南角有一个猪圈,那时好像家家都养猪,一头猪大概要从年初养到年尾。关于养猪,有两个细节至今还记着,一个就是村里经常可以听到有人在屋外拖着长音儿喊“敲猪喽”,当时不懂啥意思,只知道每家每户的猪都要挨这一刀(其实就是把公猪阉割,让它尽量多的长肉)。另一个就是每隔一段时间要“出猪圈”,即把猪圈里的天然肥料挑出来,然后再拉到自家地里给庄稼或蔬菜施肥。这可是个力气活,特别考验臂力。后来,家里因为盖门楼和厨房把猪圈拆了,之后就再也没养过猪。但是,养过别的。爷爷退休后,养过一段时间的鸭子,时不时的能有个鸭蛋吃。再后来,我大概十来岁的时候养过两只兔子,为了让兔子吃饱吃好,每天放学后要去地里割草,兔子好像特别喜欢吃一种带刺的草(现在已经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了),于是手上、胳膊上经常被划出若干道血印儿,好像当时也并不觉得苦。现在想想,当时很多吃苦的经历反而变成了现在美好的回忆。

在这个院子里,至今还让我十分留恋的一段时光是家里把西屋盖起来之后要“打家居”,家里请来了几个木匠,木匠中午要在家里吃饭,于是我的好日子开始了。那个年代,肉是很稀缺的东西,所以,奶奶做的一碗“肉卤子面条”就成了我的最爱(如今,几十年过去了,面条依然是我最爱吃的饭)。吃着有肉的面条还不是最开心的,最让我兴奋的是可以边吃饭边听收音机。那时,家里还没有电视,即便收音机也不是家家都有。记得,那个时候收音机里每到十二点就开始播放评书,单田芳、田连元、袁阔成、刘兰芳……《刘秀传》《三国演义》《杨家将》《隋唐演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当时听的是如痴如醉,每天中午一放学就会迫不及待的往家赶,生怕错过了时间。

院子最热闹的时候,应该是小姑、二叔成家有子之后的若干年里,父亲兄妹四人,各家至少两个孩子。遇到村里过会或者奶奶寿辰(爷爷退休后没多长时间就因病去世了),全家二十余口齐聚一堂,有说有笑,很是热闹。后来我们这一辈儿也都相继成家立业,生儿育女,再聚会时人数更多,但是却很难聚全。随着父亲把全家带到了城里,后来叔叔一家也要上了新的宅基地,搬出了院子,院子渐渐的冷清了许多,平时只有奶奶和堂弟在家,后来堂弟也外出上学了,家里只剩下了奶奶。再后来奶奶年纪越来越大无法自己照看自己了,也搬出了院子住到了孩子们家里。于是,院子空了下来。每次回老家,如果有时间总要到院子去看看,因为年久失修,院子已经破败不成样子了,每当此时心里总是涩涩的难以名状。恐怕世间任何物都逃不过一个自然规律,有开始就有结束,走过辉煌就意味将不断衰落。

儿时的院子终将留在永久的思念里了!

(二)

除了这个院子,儿时还在村里村外的几片水湾儿里。

记得,小时候村里是绝对不缺水的。只是我家院子附近就有两个不算小的池塘,里边有雨有虾,有草有花,清澈见底。

给我留下印象较深的是另外两处,一处是村子东边的一节沟渠,记得是在一个下午,几个大人领着我们几个小孩堵住这节渠沟,大人们用一个专门淘水的装置(现在想不起来叫什么了)把里边的水慢慢的往外淘,小孩子们光着屁股在水里嬉闹,不久,数量可观的活鱼,还有泥鳅就露了出来,欢呼雀跃之后各家分点,晚上回去洗洗干净垫点菜叶炖在煤火上,第二天就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现在想来,那简直是人间最好吃的美味。

还有一处在村子的北边,离学校不远,于是成了上学的男孩子们的乐园。夏天的午饭后,这些孩子们往往早早的就溜出门“上学”去了,其实是背着家长和老师到学校后边的大坑里玩水,玩到快上课,穿上衣服就赶紧往学校跑,老师往往已经站在教室门外等着这帮傻小子们,然后在被晒得黑不溜秋一个个小胳膊上画道道儿,凡是身上被划出白道道儿的孩子一律接受惩罚。即便如此,还是乐此不疲!尽管每年都有不幸溺水的,家长和老师也一再吓唬说不要去玩水,但是那个年代的男孩子似乎百分之九十都会水。

现在,这些水湾儿随着时间的流失早已销声匿迹了,粗放型经济的发展在带来生活水平快速提高的同时也把儿时的乐趣一起带走了。失去了,才知道可贵!才越来越留恋,越来越不愿意忘却!

(三)

儿时还在各式各样的农活儿里。

小时候父亲经常不在家,我作为家里的长子自然要替母亲分担家里家外的活计。大概五六岁的时候,大人去地里干活,我要在家里看孩子做饭。再大一点了,就和大人一起下地干活。乍暖还寒的二月天里,半夜要爬起来去浇地,五月天里要冒着酷暑弯着腰用镰刀收割小麦,一不小心锋利的镰刀就会划伤身体。一年里,最忙的恐怕就是收麦子这几天,学校一般会放几天假,全村老小会一起忙碌起来,似乎是在和时间赛跑。印象中,最初人们将小麦收割好以后会堆积到一个“场”里,先是将小麦平摊在场上,让牲口(后来就换成了拖拉机)拉着一个“碾子”之类的东西在麦子上碾压,目的是将小麦脱粒儿。之后,将麦秸挑出堆成堆(一段时间之后会被制作成肥料),剩下的麦粒要继续摊在场上进行晾晒,麦粒干了以后还有 “扬场”(不知道是不是这俩字,就是用木锹把晒干的麦粒儿高高扬到空中,让风将混麦粒中的一些碎屑吹走,这可是技术活儿)。这段日子里,最怕的就是下雨,赶上连日的阴雨天,能把家里的大人急死,因为如果麦粒不能及时晾晒就会长芽儿,一年的辛劳就会付诸东流。后来,村里有了小麦脱粒机,但有时候要半夜起来“打麦子”,因为村里只有少数几台,一户挨着一户的进行脱粒,轮到你家是半夜就只能半夜起来干活。

秋老虎肆虐的季节要钻到玉米地里除草,玉米成熟后要用锛子将玉米杆连同棒子一起放倒并整齐排列,然后圪蹴在一排排的玉米杆上要将棒子一个个从玉米杆上掰下来、堆成堆、用排子车或牲口车拉回去,然后还要扛到房顶上进行晾晒!每一道工序都能把你累个半死。棒子晾干后要再卸下来进行脱,那时候没有机器,要靠双手将玉米籽从玉米骨儿上拧下来,要么把棒子装到一个个编织袋里,系上口,放到一个密闭的房间里,然后用一个粗细合适棍子使劲儿捶打编织袋,干透了的玉米籽就从玉米骨儿上脱落。无论哪种方式,手上都会被磨出血泡,之后长成厚厚的老茧。除去玉米骨儿的玉米籽要再次晾晒后装袋儿,一部分要运到公社上交(即所谓的交公粮),一部分留着自己吃。

除了抢夏和收秋这两个最忙的季节,平日里还要翻地、出猪圈、挑粪……

随着时代的发展,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很多农话已经不用人干了,但儿时的这些记忆却尤为难忘!

(四)

儿时还在那些各式各样的游戏和玩具里。

小时候,课业负担没现在这么重,没有任何电子产品,几乎所有的玩具都是我们自己制作的。春天里,柳树刚刚发芽,撇下一支指头粗细的柳枝,截取比较光滑的一段,轻轻地、试探性地依次拧动柳枝的外皮,待整个外皮都松动了以后,轻轻地将柳枝的内骨掏出,这样一支柳笛基本上就做好了,很多大一点的孩子能用它演奏出悦耳动听的乐曲呢!夏天的午后,小孩子们精力旺盛不睡午觉,从家里拿点白面,加点水自制成面筋,然后取一个长竹竿一起到村外的树林里“粘知了”,玩不亦乐乎!秋冬季节,放学后如果家里没什么活儿,小伙伴们就会聚在一起,一起交流自己的宝贝:四角儿、弹弓、陀螺、弓箭……没有一样不是自己动手做的。印象比较深的是那时好像很流行自己做盒子枪:用硬铁丝先做出一个驳壳枪的形状,上边有扳机和顶针,之后加上几节废链条节(链条节先要从废弃的自行车的整个链条上一节一节卸下来,之后并排着重新组装,一个很需要功夫的技术活儿),靠胶皮(取自自行车内胎)的弹性将顶针拉废链条里,击打提前放入的火柴梗,能发出“啪”的响声。水平高一些的大孩子甚至可以把二踢脚拆开,将里面的“轰药”和“炸药”装配到自制的盒子枪中,使其具有了一定的杀伤力。

随着一些机制玩具的不断涌现,这些“手工”玩具似乎也已经不在了!可是,美好的记忆愈久弥新!

儿时还在自家的屋顶上、在一颗颗槐花和榆钱树上、在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麦田里、在一片片的西红柿和黄瓜地里、在村边的砖窑里、在乡间泥泞的小道上、在五月天的酷暑里、在寒冬腊月的窗花上......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最新热点        相关文章
    沁园春     邢台
    水调歌头    达活泉公园
    中国文学源远流长(四)
    中国文学源远流长(二)
    中国文学源远流长(一)
    父亲的土地
    姑姑的爱
    忘年之交
    我为什么要学习写作
    2018年1月28日——今天,我的时间有点儿挤

    地址:河北·邢台市钢铁北路525号  邮政编码:054000  技术支持:邢台十九(金华)中学电教室
    联系电话:0319-2282625(南校区) 0319-2298203(北校区) 电子信箱:jhzx_adm@126.com
    河北邢台十九(金华)中学 HeBei JinHua Middle School版权所有 © 1994-2017  冀ICP备13020871号-1      冀公网安备 13050002000551号